非常黄的漫画app

张广茂笑了笑,主动提到了采油机的事情:“小强,你研发出来的双驴头采油机经过我们江北油田的实际检验,效果非常不错,让各大油田都垂涎欲滴,你要不要趁着还没执行反制措施,去找他们拉一些订单回来?叔叔跟他们都很熟,只要我帮你牵线搭桥,肯定能拉到不少订单。”

牛小强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件事,但他经过反复思考,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原因其实很简单:国内的市场就这么大,不如留给津南石化机总厂,自己犯不着去得罪石油部的人,反正国际市场足够巨大,肯定能让自己挣得盆满钵溢,既然如此,还是少招惹麻烦比较好。

如果不是实在被逼得没有办法,牛小强就不会轻易去得罪那些强力单位。

比如石油部,这是国内目前最重要的企业,国家绝大部分的外汇储备都是靠着卖石油挣回来的。因此,石油部在国内的地位远超其他企业,不到万不得已,最好还是不要去触犯他们的利益。

虽然牛小强制定的坑人计划很是恶毒,但最终并未对石油部造成什么损失,反而还把双驴头采油机技术提供出来,让津南石化机总厂在国内生产和销售。不仅让津南石化机总厂有饭吃,还能提升国内的采油量,这算是一个很大的人情了,可以大大搞好跟石油部的关系。

迄今为止牛小强得罪最狠的要数跃进汽车厂,当时他已经被逼上了绝路,到了生死关头,自然顾不上那许多。为了不破产,只能跟跃进汽车厂彻底撕破脸皮。

如今他的日子好过了很多,不会因为一点小小的麻烦就陷入绝境,如此一来自然就没有必要得罪石油部这种强力单位了。

在国内做生意说难也难,说简单也简单,就看你如何取舍了。懂得进退的人往往都比其他人混得更好,如果一味的耍勇斗狠,这种人在国内是绝对混不出来的。即便道理全都在你这边,你也会被某些人给玩死,因为人家根本就不会跟你讲道理。

如果牛小强没有认识张广茂、范德民这两个强援;没有吴萍对他的无条件支持,即便他掌握的技术再牛、本事再大,那也是白搭。

有的时候一项政策的调整、一项法规的实行,就能让你赔得倾家荡产。

牛小强表面上笑得很开心,内心却有点压抑。

如果可以的话,他是真的不想瞎折腾,把所有的精力全都放在自己的事业上,安安心心的谋发展多好?

清纯稚嫩的性感

但现实条件不允许他这样做,面对着复杂的环境,即便他有强援,也依然不得不跟别人耍手段、玩心机。换成其他人,可能早就被玩死了,哪里能发展到牛小强如今的地步?

牛小强心中暗想:看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,我依然得继续实行外商合资计划,有了外商这块金字招牌,我就安全了许多,如果没有这块招牌,一旦我发展到一定的程度,就极有可能被别人当成肥猪给宰了。

说来讽刺,如今在国内搞投资占便宜的是外国人,不管是政策还是税收,各个部门都会给与最大的优惠政策。如果换成国内的私人企业,哪里凉快上哪呆着去,也只有那些大型国有企业才能得到一些扶持。

“小强,我听小兰说你从国外拉来了外商投资项目,这是真的吗?”

“确实有这么回事,目前那些外商住在亚洲机械厂的招待所,我已经带他们考察过了凹山的环境,他们对凹山的条件基本满意,只要上头能够给予他们足够诱人的优惠措施,他们就会在凹山投资兴业。”

张广茂感叹道:“是金子到哪里都能发光,你太厉害了,出国留学短短半年时间,就混得风生水起,认识了外国的大老板,我要是有个像你这么厉害的儿子,我这辈子就再无遗憾了。”

国内重男轻女的思想十分严重,不管是高居庙堂之上的大人物,还是地处山沟沟里的贫困群众,都想生个儿子传宗接代。张广茂的思想已经算是非常开明了,但仍旧对此有那么点介怀。

牛小强在面对张广茂的时候心态非常放松,想到什么就能说什么,不需要有什么顾虑。他闻听此言几乎是脱口而出:“您跟刘阿姨的年纪都不太大,想生的话还是可以生的嘛。”

张广茂苦笑道:“我们两个的闺女都快二十岁了,再生小孩像什么话?”

牛小强自觉有点失言,尴尬的笑了笑:“这个还是要看你们自己,决定权在你们,我就不再劝了。”

他话音刚落,门外就传来了张小兰的声音:“爸,小强,你们在里面吗?”

牛小强赶忙起身打开房门,把张小兰迎了进来。

张小兰这几天一直都住在亚洲机械厂的招待所,牛小强的事情太多,根本就没有时间招呼她。好在张小兰不是一个不懂事的人,并未因此有什么不满。

她笑盈盈的坐在了张广茂身边,问道:“我刚才好像听到生孩子啥的,小强,你是不是准备结婚生子了?”

牛小强看了张广茂一眼,见对方一个劲的给自己使眼色,他只能帮忙遮掩:“我刚才跟叔叔谈了一下国内重男轻女的思想,至于我自己,暂时还并不准备结婚生子。”

张小兰不疑有他,笑着把手里拿着的一个盒子递给了牛小强:“这是我特地给你买的新年礼物,刚才人有点多,我不好拿出来,只能现在来送给你。”

在美国采购礼物的时候,牛小强跟张小兰全程都待在一起,他并不知道张小兰给自己买了礼物,脸上露出了意外的神色。

“小兰,你这是啥时候买的啊?”

“是我在圣诞节那天逛街的时候买的,当时我觉得这款手表挺不错,于是就买了两块,一块已经送给我爸了,另一块准备当成圣诞礼物送给你,但你那段时间太忙,我没找到机会,现在正好过年,你就收下吧,不然我又不认得其他的男同志,留在手里不好处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