破解版av软件下载

普俄战争发展到现在这一步,战后欧洲的国际形势肯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。维也纳政府作为旗手,自然要引导局势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。

拉回了跑偏的思绪,弗朗茨缓缓说道:“柏林政府已经急了。普波联邦的局势,可能比我们了解到的还要糟糕。

按照目前的局势发展,普波联邦翻盘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,我们可以准备善后了。

这次不仅要打击竞争对手,收回前面的投资,我们还要拿走最大的一份红利。”

普俄战争不仅仅只是表面上那么简单,维也纳政府投入这么多的血本,可不只是为了让俄国人赢得战争。

沙皇政府的信誉人尽皆知,如果没有丰厚的回报,弗朗茨怎么可能支持他们呢?

俄奥友谊,最多也就能糊弄一下普通人。稍微有点儿常识的人,都知道这玩意儿不靠谱。

或许在普俄战争之前,俄奥两国的友谊确实是源远流长,战后两国就要从盟友过渡到竞争对手。

当然,沙皇政府在这次战争中付出的代价有些惨重,欠下了巨额的债务,数十年内都翻不了身,短时间内没有同奥地利翻脸的本钱。

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,俄奥友谊仍然会是两国外交的主题,直到一方不需要为止。

让弗朗茨下血本的原因,自然也不会是俄国人拿出来的抵押品诱人。实际上索要领土做抵押,只是为了让亚历山大二世安心,可以放心大胆的向普波联邦复仇。

甭管乌克兰地区的土地再肥沃,那也是建立在俄国人战败违约的情况下,才会落入奥地利手中。

挖西瓜吃的粉粉嫩鹿角少女轻私房照

要是沙皇政府赢了战争,奥地利也就赚了一笔贷款利息,外加发点儿战争财,收益和风险完全不成正比。

利用债务违约打击英国人,可以算一条;利用战后产能过剩,打压法国制造业,也能算是目标之一;真正令维也纳政府下血本的,还是为了吃下战败后普波联邦留下的遗产。

不是土地,普波联邦的土地虽然不少,却不足以令弗朗茨动心。

况且,俄国人为了这场战争付出了上百万人伤亡的惨痛代价,总不可能让人家白干吧?

奥地利要是傻乎乎的跑去接收普波联邦的领土,肉吃不下去多少,反而要承担看守欧洲东大门的重任,从此和俄国人死磕到底。

建立中欧帝国固然诱人,可是需要付出的代价也非常惨重。本来奥地利的战略位置就非常糟糕,再把领土延伸到波罗的海,就永无宁日了。

在弗朗茨看来,普波联邦留下的最大遗产不是土地,而是土地上面的人,尤其是这帮战斗经验丰富的军官。

普波联邦完蛋后,有资格继承这些遗产的无非是俄奥两家。

毫无疑问,普俄刚刚血拼了一场,仇恨种子已经埋下,容克贵族们再没节操,也不可能马上投靠过去。

况且,就算是他们肯投奔,也要人家愿意收留才行。

不要说俄国军方不欢迎容克贵族,即便是奥地利军方都不会欢迎他们,谁都不愿意增加一帮人到自己碗里抢食。

弗朗茨想要收服这些人为己用,也不会直接招揽,奥地利军队中同样没有这么多位置用来安置他们。

除了极个别的将领外,能够进入军校任职,传授战争经验外,大部分容克贵族还是需要回家种地,并且成为奥地利军方预备军官中的一员。

如果爆发了欧陆大战,还有他们表现的机会,要不然就只能老死于田野。

这是帝王的本能,容克贵族的军事素养不用怀疑,弗朗茨必须要握在手中。就算是自己不用,也不能给别人用。

俄国人赢得战争过后,要论功行赏在当地安置自己人,势必要对他们这些既得利益者进行清算。

不光是容克贵族,就连普通民众恐怕都有倒霉。实际上,他们想不倒霉都不行,俄国人不抄他们的家,拿什么去还奥地利的债务?

俄奥借款也是有密约的,可不仅仅只是领土交换,人口抵债也是双方暗中达成的条件之一。

这也是各取所需,沙皇政府可以清理地方上的不稳定因素,奥地利可以得到一批开发殖民地的劳动力。

当然,约定也是有限制的。奥地利不是收破烂的什么人都要,战后维也纳政府会以解救德意志同胞的名义,从俄国人手中买走这些本民族战俘,顺便再带走士兵家属。

弗朗茨不怕有人抢生意,民族主义已经崛起了,除了他这个神罗皇帝,高举统一大德意志的旗帜,可以用民族大义收服他们,其他国家可没这份儿本钱。

把这些人分散在殖民地上,奥地利可以很快的消化掉。如果落到英法手中,恐怕他们都不敢把这些人往殖民地上放。

残兵败将也是相对而言的,这些人的战斗力并不差,到了殖民地绝对是靠前的。

要是进入了英法殖民地,文化传统不一样,短时间内根本就融合不了。那就是妥妥的不稳定分子,并且还是那种随时都有可能点燃狼烟的。

费利克斯首相:“陛下,现在最麻烦的是英国人,他们可能会鼓动欧洲其他国家干涉这场战争。

普波联邦的死活和我们没关系,但是普鲁士王国却是德意志邦国之一,尽管他们自己已经宣布退出了。

作为德意志民族的领袖,在这个问题上,我们无法完全倒向俄国人。明面上我们还必须要做出力保普鲁士的姿态,给社会外界一个交代。

如果沙皇政府顶不住压力,放过了普鲁士王国,我们计划恐怕很难进行下去。”

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。既然奥地利享受了民族主义带来的好处,就要承担民族主义带来的义务。

比如说:统一德意志地区,维护德意志地区领土完整,打击分裂主义……

毫无疑问,维也纳政府肯定要出手干涉的。不说保住整个普鲁士王国,至少要保住普属德意志地区的领土。

略加思索过后,弗朗茨摇了摇头:“不用担心。波兰、立陶宛地区都是国际上曾经公认是俄国人的领土,作为胜利者沙皇政府肯定能够拿回去。

普鲁士王国就算被保下来,也要脱一层皮。巨额的债务、战争赔款、国内疲惫的经济,这么多因素加在一起,可不是那么容易摆脱的。

想要东山再起,也要国际局势允许才行。俄国人是不会放弃对他们打压的,我们也不会给他们提供这个机会。”

对奥地利来说,普鲁士王国的体量还是太大了一些,大得奥地利都担心吞下他们会被噎死。

不拆分普鲁士王国,德意志统一之路永远都是空中楼阁。弗朗茨建立的新神罗帝国,不需要实力强大的邦国,普鲁士王国的存在会削弱中央政府的权威。

拆分说起来容易,操作起来却非常的麻烦。首先这种拉仇恨的事情,不能由奥地利来干。要不然就算是未来统一了,普鲁士民众也会和中央政府离心离德。

这种背景下,弗朗茨就选择了俄国人来当这把刀。出于战略上的综合考虑,在普俄战争中支持俄国人就不奇怪了。

外交大臣韦森贝格:“陛下,如果普波联邦战败,未来欧洲大陆上就是英法奥俄四国主宰。

从地理位置上来看,我们占据了欧洲大陆中心,天然是欧陆霸主的最有利竞争者。

无论愿不愿意,未来我们都少不了要参合欧洲纷争。最近这些年我们实力增长的很快,已经让很多人感到了不安。

随着时代的发展,未来国际冲突的次数还会逐渐增多,在利益的趋势下,法俄两国靠拢的可能性非常大。

理论上来说,我们还可以拉拢英国人做盟友,以抗衡法俄联盟,不过这是最糟糕的选择。”

不是可能,而是非常有可能。原时空法俄两国都靠在了一起,而英德结盟却成了泡影。

俄国人真的是因为贷款倒向法国人的么?穿越前弗朗茨认为是,现在他已经不这么认为了。

原时空法俄靠拢,本质上还是战略需要,德二帝国太强了,让他们感受到了威胁,必须要抱团取暖。贷款只是催化剂,并非决定性因素。

现在国际局势虽然有所变化,但奥地利的实力同样能够引起法俄两国的警惕。

法俄还没有靠拢,无非是现在俄奥关系亲善,法国人还沉浸在拿破仑时代的荣光中,没有清晰的认识到奥地利威胁。

弗朗茨满意的点了点头,能够清醒看到战后国际格局对奥地利的潜在威胁,足以证明奥地利外交部已经成熟了,没有沉浸在过去的辉煌中,有一个清醒的自我认知。

“这确实是一个不小的威胁,不过这是未来的事情。我们还有时间进行布局,完全在竞争对手反应过来前削弱他们的实力。

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普俄战争,吃下普波联邦留下的遗产,增强我们的潜在实力。”

……